华粤宿醉, 早晨才醒来,便看到露台那里,淡黄色的纱帘帘随风轻轻荡漾。www.wanweige.com

    那个昨晚被她抱在怀里睡了一夜的美少女, 正坐在露台那外, 支起画架, 对着一块画板,在心无旁骛地作画。

    像华粤这样娇养长大的富小姐, 喜欢将时间均匀地分配给逛街、聚会、极限运动等, 不愿意分散一点点心思给别的活动。

    眼下看到灵溪这样没日没夜地画画, 生活中一点其他乐趣都没有,她这个社交娱乐达人,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华粤起了床,一边撩着长发, 一边走到露台外,对着眼前随意挽起头发、却越发显得蜂腰皓颈的女孩, 强烈表示自己的不认同不支持:

    “小画痴,都周六了哎,你能不能歇会儿啊, 陪我去逛街嘛,姐姐想好好挑件战衣,等晚上party的时候穿。”

    一支画笔在灵溪的手里灵巧地哗哗作响,她头也不抬,只回道:

    “二姐,你朋友那么多,干嘛非让我陪。”

    华粤直接上手夺走了她的笔,然后上下打量她,口里振振有词, “别人不行,就要溪溪陪我去,啧啧啧,我妹妹这么个身材,天天就知道穿这些t恤,简直是暴殄天物,今天你必须跟我一起去买衣服,让我好好捯饬你!晚上穿的美美哒,跟姐姐去个好地方玩!”

    这位明艳的美人就杵在身边,一脸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灵溪便挑了挑眉,干脆应道:“好啊,去吧。”

    这下倒轮到华粤有些发愣了,这位一向喜欢独处的小妹妹,竟然愿意和她一起出门了!

    天知道她有多羡慕别人家姐姐妹妹亲亲热热在一起逛街顽闹的!

    生怕灵溪反悔,当下华粤满口答应,火速赶回房间洗漱打扮。

    准备妥当,她一脸欢喜地拉上灵溪,开上自家的限量版跑车直奔商场而去。

    华粤眼尖地选中了一件森绿的斜肩长裙,让服务员拿了一个适合灵溪的号。

    又对着灵溪身上比了比,点评道:“溪溪,你个子高,皮肤又白,这件裙子完全能压得住,上身试试效果去。”

    灵溪瞅了瞅款式,有点不太乐意,嫌弃地推了推,“这裙子太紧了,穿上不舒服,我不要它。”

    她日常的穿着永远都是舒适度第一。

    华粤却不依不饶,硬是将她连人带衣服一起推进了试衣间,恨铁不成钢地抱怨,“老天给了你这么好的脸蛋和身材,你就得物尽其用,将优点发挥到极致,必须换上!”

    遇上华粤这种说一不二派,灵溪也懒得和她拗到底,直接换上裙子。

    换裙子时,灵溪的长发还有一缕不小心压进了右肩的荷叶领里。

    她走出试衣间时,对着镜子,小心拨出那缕发丝,将乌黑的长发撩到了肩后。

    店里所有的服务员都忍不住发出一阵小小的低呼声。

    女孩身着M家的当季绿裙,虽然年少,却华艳照人,更兼气质绝俗,肌肤莹白,黑发如瀑,撩发的样子随意又动人,就这场景,谁看了谁不迷糊?

    华粤捕捉到这一幕,眼疾手快地用手机拍下了她不经意间的美丽。

    趁着灵溪整理衣服的空档,华粤美滋滋地将刚才拍下那惊为天人的一幕,发了一个圈,配上一行字:我妹妹【叉腰】【叉腰】

    她就是故意要发圈的,一为炫耀,二是要让vx上的成沉看看她妹妹有多惊艳,这么漂亮他也只能看不能碰,还被人无视。真是越想越爽。

    不过几分钟时间,手机就受到了轮番轰炸,通知声滴滴滴地不停响起。

    华粤有些心虚,谁让她忍不住想炫耀自己有个美绝人寰的妹妹呢,可别被灵溪发现了,她赶紧收起手机,将音量调成静音。

    买下这件裙子后,灵溪又换回了t恤配短裙的休闲穿着。

    接下来就是华粤的主场。

    在商场里的各家大牌逛了一圈,华粤的战果丰硕,选中了几件裙子和手包,又买了几双日常穿的高跟鞋。

    接到现任男友施源的电话时,她咯咯娇笑得动人:“哎呀,就是买东西耽搁了下,我马上就带着溪溪动身了,你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到啊。”

    灵溪见她一脸娇意,开口问道:“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华粤捏了捏她粉白娇嫩的脸,话里也是止不住的开心:“小鬼还挺有眼力的,他是我在国外留学认识的,跟你一样是个文艺青年,他正在办画展呢,我带你去见见。”

    说话就带着灵溪到了vip专属车位,发动跑车去了一家名为“RM”的美术馆。

    华粤的新男友施源是个很俊美潇洒的人物。

    但他身旁的男子,却比他更为芝兰玉树。

    见到成清时,灵溪不动声色地浅笑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

    上次临别前,她说要给他打电话来着,却一直都没打。

    华粤敏锐地观察到了一点不对劲,本来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带灵溪多认识些豪门里的青年才俊,怎么突然发现这成家两个最出类拔萃的年轻男子,都跟她妹妹认识,似乎还挺熟悉。

    成清那如有实质的亲和目光,跟以往的矜贵疏离,完全就判若两人啊!

    华粤按耐住内心的八卦与兴奋,问道:“成总,你跟我妹妹认识?”

    成清彬彬有礼地回答:“是的,上次我在画展上看中了一幅画,是溪溪的作品,可惜她考虑之后,似乎还是不肯割爱售卖。”

    溪溪?华粤挑了挑眉,叫的这么顺溜亲切,两人之间真的有点不单纯啊。

    施源轻咳一声,拉过女友的手,阻断她的探究,笑道:“既然妹妹和成清之前就认识,让他们两个志同道合的人探讨一下艺术,我带你去看看我最得意的作品。”

    说完便强拉着一步回头的华粤走远了。

    美术馆柔和的光线下,青年发丝如墨,清目潋滟,雪白的面庞秀逸绝伦,唇角微翘,带着一点很温柔亲和的笑意。

    他身着黑色的西服套装,里面是墨绿色的衬衫和同色暗纹的领带,搭配着深卡其色的马甲,一派清美文雅的世家贵公子模样。

    男主这位哥哥,果然是每时每刻都完美得无懈可击。

    灵溪和成清聊了一会画展。

    突然又问:“你今天怎么在这里?”

    成清温和地望着她,她今天穿着薄荷色的t恤,玉色的百褶裙,扎着一个娇俏的马尾,活脱脱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青春无敌美少女。他突然觉得,自己和她相比,是有一点老了。

    他声音柔澈地答道:“这家美术馆是在我名下,这次施源的画作在这里布展,今天是他的首秀,所以我才会来。”

    灵溪点了点头,又娇声问道:“我上次没有给你打电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成清略迟疑了一下,轻问:“为什么?”

    她抿唇笑:“因为你也没有给我打呀!”

    成清微微一怔,随后笑得更加柔澈,“我只是不想贸然打扰你,你还是个学生,当然得以学业为重。其实……”

    “我是很想打给你的。”

    灵溪了然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原谅你了。至于那副画,我想直接送给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懂我画的人。”

    成清静默了一会,浅笑中带了一丝莫名的郑重:“溪溪,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所以我接受你的馈赠,那么以后,我会经常找你,约你吃饭游玩,当是一种朋友间的回赠,你愿意赏脸吗?”

    灵溪眨了眨清凌凌的美眸,正要开口,便被一道冷冽如鞘的声音打断。

    “她不愿意!”

    听到这个男声,两人俱是一愣,徐徐回头,便看到成沉裹着一身冷气,大步流星地走到他们身旁。

    一张华美无比的脸庞,薄红的凤眼里积聚着冷冷的怒意,却更艳丽。

    他这样的容貌,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是漂亮得过分了。

    所幸的是,他本人衿傲华贵的气质可以压得住这种非凡的皮囊之美。

    成沉冷睨了一眼成清,想到刚才看到那副郎情妾意的场面,不禁又酸又气,冷冷一笑,开口便讥讽道:“哥,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拿这些招数来蒙骗年幼无知的女孩子,手段未免也太低劣。”

    成清蹙了蹙眉,刚想说话,成沉便扭过脸,直接无视了他,拉着灵溪的手腕就往外走。

    灵溪扔开他的手,皱眉道:“成沉,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成沉僵着脸,盯着犹自蹙眉的成清,挤出一个冷硬的微笑,“我要单独和她说话,哥,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成清看了看灵溪,见她垂着眼不说话,知道这两人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纠葛了,当下心里沉了一沉。

    美术馆里的观众们都在对他们这里议论纷纷,成清见状,只淡淡地对成沉说了一句,“公众场合,请你注意分寸。”

    随后便离开给他们独处了。

    等施源走上二楼时,只见成清站在浮雕圆柱旁,低着头,专注地在看下方一对颜值爆表的男女。

    “哎,你交代的事情,我可是半点不打折扣地完成了。”施源拍了拍成清的肩,赶紧上前邀功。

    成清转过脸,对他轻轻一笑:

    “谢了。弗里希的那幅画你随时来拿走。”

    施源摸了摸下巴,佯作羞惭:“我这是不是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了?可不要怪我夺人所爱啊。”

    “好画配君子,与你正是相得益彰。”成清声若玉磬,一副骨秀神清的仙样。

    他的一句话说得施源眉开眼笑。

    施源开心地挑了挑眉,啧声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见成清只是淡淡一笑,目光仍旧专注地盯着下方,那个漂亮得像精灵般的女孩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