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葵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下,灵溪始终不动如山。www.wangranwx.com

    混杂的空气中飘来一缕清幽别致的香气,柳葵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气味。

    原因无他,这香气,与那晚叫小溪的女孩身上的香气,如出一辙。

    他不通人情.世故,但是直觉异常敏锐,因为杂事不入他心,所以他对自己在意的人和事十分专注。

    只是见过一次面,灵溪的样貌、身形、气味、还有声音都紧紧地刻在了他脑子里。

    如若不是她本人,一个青春少年,来到这样群英毕至的会场怎么可能不好奇,怎么能忍住不张望?

    柳葵心跳如雷,按住剑柄,起身朝她那走去。

    那个下巴留疤的柏青见状在一旁乐不可支,故意调侃,“柳小弟,真是让我说中了心思,准备豢养这小子了?”

    柳葵不理他,直接走到灵溪身边。

    他虽然心里紧张,声音依旧无比冷漠,“你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灵溪心里一紧,暗道晦气,难道这个怪人这么快就认出了自己?

    灵溪不知道是身上的香气出卖了自己,她使用的易容膏是有味的,本以为可以掩盖住自身的香气,哪想碰到柳葵这种喜欢钻牛角尖较真的奇葩。

    她定了定神,故意粗着嗓子道:“不瞒大侠,小弟我脸上自幼就被烫了一道疤,实在太过丑陋,不得不蒙住脸,免得腌臜了各位英雄们的眼睛。”

    柳葵眉心一皱,瞥了瞥四周,发现没有人关注他们这里,义父上官飞刀正在和青云派的堂主们寒暄,柏青陪侍在他身边,还冲自己使了个不怀好意的眼色。

    他径直坐在了灵溪旁边的位子上,用很低的声音道:“你偷跑出来的,小溪?”

    喊出她的名字时,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还有点哑。

    灵溪被这个人的奇葩行径弄得心有余悸,不能硬刚,只得敷衍道:“我不叫小溪,大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柳葵不吱声了,就默默地盯着她看。

    半晌他笑了,斩钉截铁道:“你是她。”

    近看之下,她眼睛的弧度那么美,黑翘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羽翼微微扑动,就是最顶尖的画师用最细的工笔也画不出这样美的眼睛。

    他不可能认不出这双眼睛的主人。

    灵溪摇了摇头,再次道:“你真的认错人了。”而后她抿紧唇瓣,直接扭过去脸躲开他的目光。

    她就是死不认账,就不信他好了伤疤忘了疼,在青云派的会场,还能大庭广众之下再次做出掳人的事来。

    两人僵持之际,灵溪旁边位子的主人已经到了,柳葵闷声不吭地站了起来,临走撂下冷冷的一句话,“大会结束,我要带你一块走。”

    灵溪心里冷哼一声。她接收过剧情,作为反派手下的第一剑客,柳葵能不能在这次武林大会中全身而退,还是个未知数。

    被他发现身份后,灵溪也不再垂首,举目四顾,发现下首的位子几乎坐满了,足有二百来人,上面的主位设了四个席坐,尚且无人就座。

    青云派的东堂主此时出列朗声道:“各位稍坐,我家少主说了,今日有朝廷的贵客将至。”

    底下数百名各大门派的人开始躁动,有人出声问道:“武林大会一向是我们江湖门派以武会友切磋的场合,做什么把朝廷搅合进来?他们那些人只知道摆官架子!”

    还有人附和:“就是!我看武林大会就是武林中人的事,咱们不要让朝廷掺和进来!”

    上官飞刀神色微变,冲身旁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刻道:“诸位稍安勿躁,朝廷来人,也许是想拉拢咱们给好处,咱们暂且观望观望。”

    上官飞刀虽有了一丝疑虑,也笑道:“凌少主这番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众人见他搬出来凌劭,也都不敢再说异议。

    忽的听到厅外有人高声道:“掌门到,少主到!”

    厅上数百人齐刷刷地离席站立,灵溪被裹挟其中,也站了起来,霎时间,人人屏息肃立。

    灵溪不由想:果然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众人不惧朝廷,却唯独惧怕凌劭这个顶尖的武林高手。

    远远只见凌劭今日一袭黑色劲装,脚踏飞鱼靴,腰佩星月剑,十分英武俊美。凌璞走在他前头,脸色极为不好看。

    想也知道,他和凌劭刚才一定是不欢而散。

    两人走进厅里,众人一齐俯身,乌压压的一片,齐声喊道:“参见凌掌门,参见凌少主!”

    凌璞面色淡淡地摆了摆手,“诸位英雄不必客气。”

    见二人落于上座,上官飞刀出列问道:“凌掌门,怎么不见朝廷的贵客?”

    上官此时也疑虑重重,这跟他的计划不一样。

    原本他受中山王秘密召见,已商议好,由他来引出朝廷的代表姜彧,搬出圣旨和宝印,以利益诱惑众人,逼青云派服众,从而在各大门派间挑出四大盟主,削弱青云派的势力。

    江湖各派虽然不稀罕朝廷,但是天子的圣旨和赏物在他们眼里还是极有分量的,更不用说当上了盟主还有朝廷官方的扶持,除了青云派,对哪一派来说当选盟主都是大大提升自身的实力和威望。

    唯一的纰漏是,引出姜彧的人本该是他,怎么就变成了凌劭,这中间有什么变故?

    凌璞鼻子轻哼了一声。他刚才在儿子那里为这件事受了一肚子气,现在根本不想回答上官这个问题。

    凌劭微微一笑,替父亲回道:“他已经来了。”

    姜彧从人群后走了出来,他今日一袭淡白蟒袍,神态从容,清贵而俊俏。

    众人见他面如美玉,年未弱冠已是风度绝佳,不禁在心里暗服他果然是皇家气度。

    上官飞刀认出了他是那次天一阁晚宴上的姜公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中山王的世子和凌劭早有来往。

    姜彧风采秀澈,冲坐在上座、面色冷僵的凌璞微微一揖。

    他身后的如意捧着一个漆木托盘,上面放着四方宝印并盖着红布。

    姜彧转过身来,掀开红布,对众人朗声道:“各位英雄,我乃中山王之子姜彧,圣上乃我堂兄,此届武林大会,陛下悬心江湖,特赐了我四方宝印,做本次大会上选出四位武林盟主的赏物,用于稳固武林太平。”

    众人议论如沸,凌劭淡淡地瞟了一眼下首,从容解释:“我青云派虽为武林之首,占据武林至尊之位已有百年,可是中原广阔,我派也有未能涉足之地。江湖门派众多,争端时起,不时便有屠灭之恶,如今四分而治,冬西以天山为界,南北以洛河为界,各领地内选出一个门派统辖,宝印所指,各门各派俱听其调遣,免去纷争。”

    厅内众人心内蠢蠢欲动,对于小门派,有一位明确的统领者庇佑当然有助于保全自身,免去被屠门鲸吞之祸,对于大门派更是巨大的诱惑,成为朝廷认证过的一方之主,对于实力和名望无疑都是提升。

    这个方案,唯一得不到利益甚至损失利益的,是青云派,无怪乎凌璞进来就冷着脸。但显然,凌劭才是说一不二的人。掌门凌璞都左右不了他的决定。

    上官飞刀看了看姜彧,又观察凌劭的神色,心里闹不清楚这两个人在玩什么把戏,哪有人甘愿损失自家利益的。

    他笑问凌劭:“凌少主,您这是代表贵派自愿退出武林第一的位置?”

    凌劭盯着他,淡淡道:“如今江湖门派冗杂,各门各派又只独善其身,不如此,总有那弱肉强食、屠人满门的恶徒,将武林搅入进血雨腥风。”

    上官飞刀敛去笑意,反问:“凌少主此话何意?”

    凌劭微微而笑,“上官帮主,你有一件东西落在了翠云山,我替你取了来。”

    上官心里一凛。只看到有个清秀的少年捧着一柄在日光之下流光溢彩的宝剑,走了出来。

    那是他藏在翠云山的辉月剑。

    上官鹰隼般的利眸紧紧盯着那剑,整个人都被戾气包裹。

    凌劭接过飞鸟手里的辉月剑,缓缓抚摸着剑鞘上的精致纹路,声音冷冽如冰,“上官帮主,这正是你杀了燕云山苏家一百三十口人所获的战利品。”

    他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上官默了片刻,突然嗬嗬笑了两声,脸上的肌肉都在微微颤动。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青云派在联合朝廷一起向他发难。

    上官飞刀一改逢迎之态,目光冰冷狠毒,厉声道:“自古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他苏家没有本事保护这件宝物,我取而代之有何不可!凌少主不问自取,与我的做法何异!”

    话音未落,他向凌劭和姜彧直接扔出柳叶飞刀,一个飞身,直接向那辉月剑扑去。

    会场顿时乱作一团,其他门派的人纷纷向外逃窜,灵溪赶忙避到了门口一根柱子的后面,只见眼前刀光剑影,人影虚晃都分不清谁是谁。

    上官带来的随从还没来得及动就已被凌劭和姜彧事先安排好的人给制住了。

    凌劭素来不喜以多胜少,对上官、柳葵和柏青,也并未群攻,因此这三人还在勉力和他们拼斗。

    柳葵和柏青身上均已伤痕累累,上官也身染血迹,他怒喝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朝凌劭和姜彧、苏青青等人撒了一把粉末。

    凌劭和姜彧闪躲及时,并未吸入多少,上官趁凌劭闪躲之际掠走了辉月,不想凌劭立刻赶了上来,他来不及多想,将辉月扔给了柳葵,厉声喝道:“快走!”

    上官还在和凌劭缠斗,柳葵揽住辉月迅速地后撤,飞撤之际他还不忘一把拽出了藏在柱子后面的灵溪,几个起落飞跃,他就连人带剑地消失了。

    柏青见柳葵撤走也不再久斗,直接使出轻功跟了上去。

    苏青青焦急喊道:“不好!柳葵掳走的是灵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