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醒来。

    温蔓发现自己靠在霍绍霆肩头,腰上被一只大掌握着。温蔓闻着他身上气息,木香加上男性须后水的味道,好闻得像上好的催晴药。

    霍绍霆在打电话。

    他声音压得有些低,但很严厉。

    他在输液室接电话,原本不对,但他实在耀眼,四周的少女少妇们紧盯着他,那些眼神能将霍律师化了。

    霍绍霆挂了电话,发现温蔓醒了。

    原本苍白的脸蛋多了抹淡红,氤氲眉眼因为初醒而添了不谙世事,挺勾男人的。

    霍绍霆很淡地问:“还想靠到什么时候?”

    温蔓脸红,连忙起身。

    霍绍霆将外套捡起并将手机收了起来,他看着她说:“我送你回去。”

    温蔓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但是霍绍霆挺坚持的。

    路上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谈了几句后他跟温蔓说:“我要回公寓接一份传真,拿了我再送你。”

    温蔓有些犹豫。

    一个女人去单身男人公寓意味着什么她清楚,可是她又自嘲地想:霍绍霆这样儿的不缺女人,他根本不必用手段!

    温蔓没有出声,算是同意。

    ……

    霍绍霆的公寓位于b市精华地段,约莫200平的样子,装修奢华得像是样板间。

    霍绍霆让温蔓坐在客厅等,他自己去了书房。

    对方传真过来,他接收了文件又打了电话给助理交待几句。

    办完公事,霍绍霆正准备送温蔓回去,衣袋内手机响了。

    独特的铃声专属某人。

    霍绍霆面色微变,全身紧绷着将手机掏出来……果真,是那个人的电话。

    许久,他掐掉了电话。

    那边的人,也颇为傲娇地并未再拨回来。

    霍绍霆心情变得极差,他从酒柜中取出一瓶烈酒。

    喝了两个半杯,他握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外面的黑夜……

    温蔓在外头等了许久。

    开始时还听见里面传真机的声音,后来霍绍霆手机响过就没声儿了,她不放心,轻轻推开书房门。

    霍绍霆背对着她。

    温蔓看不见他的脸,但他的背影写满了孤寂。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霍绍霆心里有人,他此时正在怀念那个人。

    她不想打扰,轻手轻脚要离开。

    “站住!”

    身后,传来霍绍霆微哑的声音。

    温蔓身体一僵,随后她的身体被人轻轻抱住。

    霍绍霆轻啃她细致的颈子,灼灼的热气喷在她耳畔:“你来这儿,不就是想跟我发生关系?”

    温蔓否认不了。

    她心里有一道声音告诉她,霍绍霆现在的情绪不稳,哪怕跟她睡过了事后也可能不认账。

    可是她手脚发软,根本抗拒不了。

    夜色撩人。

    市中心24层奢华公寓落地窗前,温蔓被人捏住细腕举高,牢牢地钉在玻璃上。

    霍绍霆很会折磨人,那些细碎的手段让温蔓几乎疯掉。

    明明是他喝了酒,可是他却清醒地打量她一脸沉沦动情的样子。

    ……

    温蔓并未等到他的占有。

    她迷蒙着双眼,红唇微启,声音也沙沙的:“霍绍霆……怎么了?”

    霍绍霆眼里欲|色收拾得干干净净。

    他退后一步,很冷淡地说:“温老师,我喝了点酒,失态了。”

    温蔓面色苍白,难堪得不像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