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到尾,温蔓都没有反手之力,正如他们那段消逝的感情。

    她看着顾长卿,眼里只剩下了恨意。

    顾长卿松开她,嗤笑:“想要傍上霍绍霆?你有那个能耐?圈子里都知道他眼光高,不轻易跟女人沾染。再说……温蔓你被亲一下都僵硬得要死、男人脱你衣服,你受得了?”

    温蔓不想看他那张脸。

    她垂眸:“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顾长卿居高临下注视她,声音阴柔:“还是你根本忘不了我,故意接近霍绍霆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会在意?”

    温蔓被恶心到了,她抬眼看他:“顾长卿,如果不是你陷害我爸爸,你娶霍明珠、李明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自作多情!”

    顾长卿盯住她。

    温蔓逼自己和他对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软弱。

    许久,顾长卿嘴角带着嘲弄:“温蔓,你会愿意跟我的!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就打开门离开。

    豪华木门“哐”一声,晃来晃去……温蔓腿软,她侧头靠在墙壁上,眼角缓缓滑下眼泪。

    顾长卿他真狠!

    四年感情,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换来他的背叛!

    到现在温蔓才明白,顾长卿同她在一起只想玩弄她,他从未想过娶她!

    而她,却时时幻想他们的婚礼。

    温蔓流着眼泪,自嘲地笑了。

    ……

    “温蔓。”

    耳边,传来白薇的声音。

    温蔓擦掉眼泪,抬眼,随即她呆了呆。

    门外,除了白薇和她老公,还有霍绍霆。

    霍绍霆换了一身衣服,深蓝衬衫,铁灰色西裤,很商务的装扮。

    白薇很担心温蔓,但她对顾长卿只字未提,反而解释:“突然下雨了,暂时打不了球。”

    她老公也附和:“是啊是啊!改天再约吧……霍律师,要不您送一送温蔓,我和白薇正巧有点事儿。”

    霍绍霆瞧着温蔓和她眼角那抹红,眼神晦暗不明。

    片刻,他淡声开口:“举手之劳。”

    白薇松了口气,同时又心疼温蔓。

    温蔓没得选择,她跟着霍绍霆离开。

    外头果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停车场是露天的,霍绍霆去拿车。

    片刻,一辆金色欧陆缓缓开到温蔓面前,温蔓手里没伞,她也没有胆子让霍绍霆下车接她。

    几步距离,她衣服湿了大半。

    坐到车上她有些不安,怕霍绍霆会不高兴。

    霍绍霆侧头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发动车子。

    这所俱乐部在半山腰,车子绕了几个圈才到山底,车内开了冷气,不一会儿温蔓就冷得直哆嗦,唇色也变得苍白。

    等待红灯时,霍绍霆拿了件外套扔给她,“穿上。”

    温蔓轻声道谢。

    她披上他的外套顿时暖和不少,霍绍霆却没关掉冷气,他一直注视前方路况。

    暴雨天气,交通很堵,跳了几个绿灯车都没挪动。

    霍绍霆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抽了一支低头点上,他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像是很随意地问:“跟了顾长卿多长时间?”

    温蔓怔了一下。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四年。”

    霍绍霆有些意外,目光掠过她修长白皙的腿,眸中多了分欲色。

    他挪了下身体,漫不经心的样子:“睡过几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