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厚迅速发弹幕:“别急。

    我说过,我肯定有办法救你的,不过这个方法,有点复杂。”

    “我怕啥,我他妈都快要怕死了。

    刘兄弟,你就直接告诉我是啥办法!”

    吴超在狭小的洞中左躲右闪,异常辛苦。

    死亡仿佛下一秒,就会降临。

    “仔细看我发的弹幕。

    一步都不要做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厚将记忆里的某个普通人都能用的道术法门,用尽量简单的文字发了出去。

    “第一步,咬破指尖血,挤出一滴,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吴超顾不得犹豫,他按照刘厚所说,用力咬在指尖上。

    殷红的血一晕染指尖,他就将其点在额头。

    吴超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抹血红。

    “第二步,抓一把炭灰,将整张脸抹黑。

    吴超顾不得烫手,看准时机,朝燃烧的篝火中抓起一把碳灰。M.ghXSw

    用力将整张脸抹得漆黑。

    在那漆黑的脸庞下,唯有额头的那一抹红,特别的刺眼。

    仿佛在这股遮天盖月的阴气中,是唯一的亮光。

    “第三步,用你手边上的黑色塑料袋。

    把它扯成京剧一样的长胡须贴在上嘴唇和下巴上。

    胡须不要太长!”

    刘厚用弹幕不断的下命令。

    吴超提心吊胆的全都照做了。

    不多时,他的脸已经面目全非,黑脸黑胡须,那里还有正常人的模样。

    分明是个凶神恶煞的鬼!

    “可以了。”

    连续五六步之后,看着直播的刘厚颇为满意。

    这个吴超也是个心智坚定的人,而且求生欲极强。

    他应该能撑的过今晚。

    “这就可以了。”

    吴超愣了愣神:“我也没做啥啊!”

    “放心吧,已经没问题了。”

    刘厚道。

    秽物的半个身体,已经爬进了洞。

    篝火被秽物一巴掌打灭,灰尘四方扬起,弥漫了整个空间。

    吴超心脏狂跳,那股即将死亡的恐惧萦绕全身。

    就在他想要逃出去的时候,刘厚的弹幕又出现了:“稳住,不要动,不要有表情。

    记住,打死都不能动!”

    吴超就真的没动了。

    他眼巴巴的看着秽物不断的靠近自己,那秽物包裹在孝帕子里,已经将空间不算小的水泥管道给塞满了。

    现在的吴超,就像砧板上的鱼,已经逃无可逃了。

    吴超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一股剧烈的想逃的恐惧,不断的吞噬他。

    他用仅有的意志,控制住身体,不动,千万不能动!

    就在那鬼魅秽物跟他近在咫尺,脸对脸面面相窥的瞬间。

    本来以为下一刻就会被这秽物刺破心肺,变成倒掉在树丫上的尸体的吴超,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快要崩溃的吴超,竟然将那秽物给吓了一跳。

    烟尘中,秽物像是见了鬼似的,惊慌失措低吼连连。

    最后猛地化作一阵阴风,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的个天,这几个意思?

    吴超有点懵。

    不光是他,一万多名观众也都很懵逼,纷纷在弹幕中写感想。

    “主播,你跟你的团队太不敬业了。

    这高潮都没有就直接结尾了,如果是小学生作文的话,你们语文老师肯定要打零分。”

    “对呀,对呀。

    那鬼东西怎么突然就跑了,还被你吓了一跳。

    接下来的文案,不应该是你挂掉吗?”

    “就是,就是,就你那个黑关公脸。

    有球的可怕的,那怪物居然会被这吓跑,你们团队有么有点基本常识?

    有没有认真调查过民间传说?

    瞎几把搞,有始无终。”

    也有懂一点东西的,发弹幕写道:“明明是你们没有见识,少见多怪。

    刚刚那个叫刘厚的牛逼,每一步都有深意。

    他让主播画的妆,分明画的是傩面啊。

    “傩面?

    啥是傩面?”

    有观众连忙问,吴超同样很好奇。

    他观察了四周几眼,自己似乎暂时没危险了。

    刚才凄厉的刮个不停的阴风,现在已经收敛。

    对面林子里静悄悄的,死亡般的寂静。

    吴超,立刻将已经熄灭的篝火给重新点燃。

    有了火光温暖,他担惊受怕的小心脏好受了些。

    这家伙暗暗祈祷,希望就这样安安全全的撑到天亮。

    只要天一麻麻亮,管球的太多,他立马东西都不要了,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弹幕中,一些懂行的观众已经热心地解释起来:“傩面是一种古老的面具文化,历史源远流长。

    在古代文明中,这东西全球都很流行。

    无论是萨满,还是阴阳师,都会戴着傩面具。或用来祈福,或用来祭祀,但更多的,还是驱魔赶鬼。

    刚刚那刘小兄弟让主播画的,就是驱鬼用的一种傩面。

    你们觉得主播画的是关公?

    不,其实不对。

    准确的说应该是百鬼之王钟馗!”

    “钟馗他究竟存不存在现在不可考?

    但是数千年的香火供奉,传说他已经肉身成圣,万鬼惧怕。

    再加上咱直播间这么多人盯着,阳气鼎盛。

    天时地利人和下,所以那会鬼东西才会被吓跑。

    但最主要的,还是那刘小兄弟是有真本事的人,一般的傩面绝对没那么厉害。

    真能吓跑恶鬼的傩面,普通人是画不出来的。

    刘小兄弟让主播画的面瘫中,肯定藏着某种玄学。

    他说自己是道士,应该是真的。

    并且不是那种骗钱的道士,而是有真本事的那一种。”

    热心观众的一番解释让直播间顿时热闹起来,大家看得意犹未尽,纷纷让吴超今后多策划点类似的恐怖直播。

    吴超看得哭的心都有了。

    今天的他险些把命丢在这里。

    甚至自己都对直播旅游这种方式产生了恐惧。

    这家伙准备明早一离开这儿,他就把直播软件删了算了。

    格老子,回家好好的搬砖不好吗?

    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不好吗?

    当初自己干嘛要脑抽,跑荒山野岭露营直播,担惊受怕的?

    值得吗?

    那一整晚,吴超都夜不能寐,努力撑着沉重的眼皮。

    他如同惊弓之鸟,听到啥风声都会吓一跳。

    他的直播间一直没有关,也不敢关。

    至少有人陪着,哪怕是来自云端的关心,也令他心里热腾腾的。

    夜深后,看热闹的观众渐渐少了,不过仍旧有上百人陪他熬过了通宵。

    直到当天第一丝光,照亮大地,草尖上的露珠开始被热量蒸发时。

    吴超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想要关掉直播软件。

    可就在他真的想关掉直播的一刹那,他发现了一个令自己毛骨悚然的事!

    https://baiycap.info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