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三人静静等待了片刻之后。

    一个白色身影缓缓从小院中空无一物的地方浮现,身影渐渐凝实。

    它仿佛就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中凭空出现的一样。

    “来了!”

    蒋鲤神色一震,立刻取出了黄符,将其放在了手中长剑上。

    林青和方源也做好准备。

    下一刻,白色身影彻底凝实。

    方源三人也看清了白色身影的形态。

    白色身影浑身惨白,身上穿着短衣,露出了大部分肢体,面容僵硬,眼眸死气沉沉,没有光彩。

    “按计划行事!”

    蒋鲤身形一闪,手中黄符燃烧,长剑如同化为银蛇在空中颤抖,绽放出道道银光。

    林青手持短剑护卫在方源身旁。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方源正在晃动荡魂铃。

    这一次施展荡魂阵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方源还没有入道,这次,方源已经入道。

    他顿时察觉到了以往没有察觉到的地方。

    在他现在的感知中,周围他按照方位布置的建筑,此刻散发着一道道波动,这些波动互相融合,彼此连成一体。

    而他手中的荡魂铃,则成为了这些波动的中枢,能掌控这些波动。

    现在,这些波动汇聚在了他手中的荡魂铃中。

    方源心中明白,这些波动,集中汇聚片刻,然后通过荡魂铃一口气释放出去,就能灭杀黑煞妖魔,如果不汇聚集中,那就能增强荡魂铃的干扰能力。

    “入道之后,阵法更加灵动了。”

    方源念头闪过,没有选择让荡魂铃汇聚这些波动,只是通过荡魂铃为中枢运转这些波动,干扰妖魔的行动。

    铃声中,白色妖魔如同行走在水流中,动作迟缓。

    “方源你阵法真的不错。”

    看到这一幕,蒋鲤忍不住称赞一声,然后手中长剑连刺,如道道银白电光,刺入白色妖魔身体之中。

    下一刻,蒋鲤收剑。

    她身前的白色妖魔,也化为了片片飞烟。

    “行了,这里完事,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蒋鲤一脸高兴的转身:“方源有你在,老娘斩杀妖魔更加容易了。”

    “今天,我们就一口气把秋田镇里面的妖魔全部拔除!”

    林青默默收起短剑。

    “我没意见。”方源微微点头。

    “嗯。”蒋鲤笑道:“下个妖魔还是按照现在的计划行事,你继续布置阵法,林青继续护卫你。”

    林青默默说道:“我先去把黄员外承诺的钱拿了。”

    蒋鲤点点头:“我们去外面等你。”

    方源和蒋鲤来到外面,等待片刻,就看到林青走了出来。

    “一共十两银子,等杀了下一个妖魔之后我们再分吧。”

    林青给方源和蒋鲤看了一下银票,然后就收了起来。

    “我们走。”

    方源继续指路。

    片刻,方源三人便来到了镇南方向的一条街道上。

    “这股妖魔气息...”

    方源运转寻气术,目光有些疑惑。

    现在他离这股强大一些的妖魔气息不远,他看的更加清楚了。

    不过,他看了片刻也没看出这股妖魔气息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只是感觉有些奇怪。

    “到了吗?”

    看到方源驻足不动,蒋鲤问道。

    方源收回目光,说道:“快到了,走过这条街,然后拐个弯,再走一个巷子应该就到了。”

    虽然这股妖魔气息有些强大和奇怪,但是和刚才他们斩杀的妖魔相比,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方源也就无所谓了。

    蒋鲤满怀期待的说道:“好,刚才的妖魔太弱,不尽兴,这个妖魔方源你说它气息稍微强些,想必能让老娘多活动一下手脚。”

    听到蒋鲤说的话,方源和林青都忍不住有些无语。

    蒋鲤看上去明明像个大户人家的姑娘,但是不知道为何,居然习惯开口说‘老娘’...这种词汇,与她的气质完全不符。

    三人继续向前走。

    “方源,这不是你家的商铺嘛?”

    林青突然停下脚步,伸手指向左前方。

    方源顺着林青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方家商铺。

    在商铺门前,有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们去看看。”

    方源眉头一皱,率先走了过去。

    蒋鲤和林青也跟了上来。

    “好像是在争吵什么东西?”林青好奇道。

    三人走近,听了片刻,这才发现原来是魏家的人在这里和方家争夺生意。

    “方家风水不好,这才会遇到妖魔,死了六个人。”

    “你们要是继续和方家做生意,难道不怕被方家的坏风水牵连吗?”

    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站在人群中间,手中纸扇轻摇,嘴角带着笑意。

    不过他面相不好,三角眼,让人一看就心生警惕。

    一个掌柜模样打扮的人笑呵呵道:”是啊,方家出了这种情况,谁敢跟他们做生意啊。“

    说完,赵掌柜对着魏晨拱手,笑道:“以后,还请魏公子多多关照我等的生意。”

    “好说,好说。“魏晨哈哈大笑:”赵掌柜,以后你们不用再跟方家做生意了,全部都跟我们魏家做。“

    “魏晨...”方源眉头皱了皱。

    魏晨是魏家的长子,和方源曾经也有过一些冲突,不过自从被方源带着家丁埋伏了一次之后,就老实了许多。

    只是在前几天,在母子煞霍乱方家之前的一两天里,方源前身又和魏晨发生了一次冲突。

    “我们走吧。”

    摇摇头,方源带着蒋鲤和林青继续前往妖魔气息出现的地方。

    “听说魏家和方家一直有矛盾,现在看来,传言不虚。”

    林青若有所思。

    不过他也不为方源担忧,因为方源有道法,还入了鹤符行者许桓的眼,将来前途广大,区区生意商铺,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是方家的生意,以后怕是不行了。”林青摇摇头。

    要是没有死人,一切都好说,但是死了人,就让人有所顾忌了。

    加上魏晨刚才的风水之说,恐怕日后没有几个生意人会跟方家做生意了。

    蒋鲤开玩笑道:“方源,要是以后家道中落了,不要灰心,来找老娘,以后给我当个阵法师,老娘保证让你荣华富贵。”

    【 】

    “不用,我自有办法。”

    方源轻轻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