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巨大雪白的狼乖巧的趴在地面上,等着丁月上他的狼背。www.tuzhuwx.com

    狼弃:期待…

    好大好大一只毛茸茸。

    丁月:(?? 3(???c),亲亲→→

    这一只是自己家,想怎么撸撸,怎么摸摸都可以。

    哈哈哈哈哈哈。

    丁月一下子就将自己埋在毛茸茸当中,那一双邪恶的小手很熟悉从头将大毛茸茸准备摸到尾,狼被摸的身体微微的颤抖,那一双手不停的轻柔着狼后颈,爪子轻柔的抓着脸不由得蹭。

    疯狂贴贴中。

    狼弃:真是幸福的折磨,看来小雌性特别喜欢他的兽形,就是说他的兽形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狼,一些杂毛黑灰狼压根都是在嫉妒他,下一次碰到少打他们一顿。

    调皮的小雌性。

    狼弃的耳朵一下子就变成飞机耳,眼里瞳孔一缩。

    “嗷呜~”

    丁月小脸心虚,刚刚好像摸到肚皮之间的不可描述的东西。

    强壮有力的尾巴拍拍心虚的小雌性,直接抱在背上:“嗷呜~抓好。”

    “咳…咳……”

    第一次骑狼,她十分的激动,现在是无证驾驶野生保护动物中,“驾…驾…驾…”丁月抱着狼脖子,嘴巴也没停着,兴奋极了。

    还有谁?

    像她一样能享受这不一样的待遇。

    妈妈呀!!!她出息了!!!

    丁月想到自己从小到大偏心的妈妈,冷漠的爸爸,自己现在不见了,恐怕也不会引起他们情绪。

    没有皇帝命,弟弟还是他们的掌心宝,需要继承家里面的破铜烂铁。

    要不是自己的爷爷奶奶,恐怕自己连书都读不成,自从爷爷奶奶去了天上之后,她就没有家了。

    每次想去打电话问候,都是弟弟弟弟……

    甚至想要自己早点结婚,别读这么多书,把自己拿去换彩礼。

    她也算是比较幸运的,起码书读到了大学,对他们多大的恨也没有多大的爱。

    越长大越来越冷漠了。

    算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

    狼弃诧异,背上的小雌性一下子从高兴又变得伤感起来,他慢慢的减缓了自己的速度,尾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

    别伤心,他在。

    难道小雌性想家?想以前发达的部落了?

    “我没事。”丁月感觉自己变矫情,扬起一抹笑容安抚自己安抚他。

    这里的生活都十分的简单,每一只兽人都努力的活着,他们的快乐也能时时刻刻的感染到她,她在这里过的很开心。

    穿过一棵棵大树,再穿过一个沼泽地,沼泽地里面的鳄鱼闻到香甜的味道,想要出来抓捕的时候,看到那一掌一个鳄鱼的死狼兽默默的退了回去。

    算了,惹不起!

    这野生态的环境,让丁月从来没有看到过,真正去感受过。

    空气中芳草都透露着一股清香。

    “阿弃停一下,我看到了好大一片甘菊苗,这个用来做汤味道可鲜美。”

    狼弃停下来,丁月已经迫不及待的从狼的背上跳下来,这巨大化的甘菊苗让丁月笑的合不拢嘴。

    “一朵又一朵…”简简单单就采了好一堆,丁月想起了这味美鲜甜的野菜汤,动力十足。

    狼弃正在旁边摘草编着筐,到时候放小雌性的东西,他们食肉动物往往都不喜欢啃草,觉得味道十分的怪异。

    丁月开心的将那一片甘菊苗挑大的摘了,又在周围转悠,打野开始。

    “别走远了。”狼弃看着一蹦二跳的小雌性,也不忘提醒道。

    丁月就如采蘑菇的小姑娘,大棉菜摘,野葱摘,油麦菜……搞不完,压根都摘不完。

    “咦?这是什么蛋?难道是鸵鸟蛋?”

    “咕咕兽的蛋,不好吃,腥的很。”编完两个大筐的狼弃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着小雌性盯着这个不好吃的蛋皱眉。

    他流浪的时候经常去偷,可以吃,味道一点都不好吃。

    丁月明白了,这就是远古的鸡,看来又是她的科普时间。

    “这个蛋我有办法将它做的特别好吃,相信我一定会让你吃的停不下,部落的幼崽,雌性多吃,身体会越来越健康。”

    狼弃一听,他自然是信小雌性的话,心里觉得十分的可惜,以前他们部落的小幼崽都是拿着扔来玩。

    “这些咕咕兽的蛋多吗?如果多的话,我们的部落又会增加一项食物?”

    “多,咕咕兽特别能生,一窝特别特别多。”狼弃眼含激动,双手比划。

    “再抓一只咕咕兽,到时候回去做叫花鸡。”丁月提议道,咕咕兽有了,叫花鸡不能少。

    “好。”

    两个大筐里,装了一筐咕咕兽的蛋,特意用一些柔软的的干草铺了上去,狼弃是懂得怎么拿蛋的。

    每找到一从咕咕兽的蛋,就会在窝里面特意的留一个下来。

    下一次窝里蛋满了,他再拿。

    蔬菜放在另外一个筐里,狼弃围着一棵树转了几圈,确定好没有危险之后,一个跳跃将丁月放在了树干,紧接着在丁月目瞪口呆之下留下了属于他的气息标记。

    丁月羞涩:(/ω\)

    狼弃刻意的挺正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雄性力量完完整整的展示,在在小雌性面前。

    他是部落里最强的雄兽,一定会好好的满足小雌性,绝不会让小雌性有机会去找第二只雄性。

    自己成功的将小雌性弄得害羞,他超喜欢小雌性为他红脸的模样,证明他特别的厉害,小雌性超级喜欢他。

    丁月从露鸟的冲击下回过神来,狼弃已经捉着猎物一一咕咕兽回来了。

    丁月被抱着下来。

    五彩斑斓的咕咕兽哀叫着,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讨厌的兽人怎么突然抓他们?

    平时不是不乐意吃他们吗?

    完了完了,鸡命不保!

    咕咕兽之大,一个锅炖不下,一半红烧一半叫花鸡。丁月看着今天找来的物资,好像有一点点多。

    狼弃直接小雌性轻放在了背上,被绑的紧紧的咕咕兽,两个筐里面的东西相互叠着,匆匆的往洞穴赶。

    这点重量对他来说十分轻松。

    如果有面粉,她还可以表演一个肯德基,用手拍了拍咕咕兽的脑袋,大脑袋看起来十分的耐揍。

    小时候她也被鸡啄过屁股,后来就成了她的晚餐。

    连身上五颜六色的毛都可以再次利用。

    喜欢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请大家收藏: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