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兽瑟瑟发抖中……

    回到部落里面,来一场在河边就近的野炊…

    丁月将采回来的野菜在河边洗干净,看着在她面前游的耀武扬威的鱼,嘻嘻一笑。www.moaiwx.com

    不远处的狼弃小心翼翼的拔着咕咕鸡身上比较艳丽的毛,放在河岸上。

    他现在才知道咕咕兽,吃它还要拔完了毛,将肚子里面的脏东西清空,小心一个黑色的“胆”要不然特别的苦。

    怪不得以前他们只吃过一次,就妥妥的放弃了。

    至于有多苦呢?

    他掏出那个黑色的胆之后,特意用爪子尖尖划破,沾了一点点往嘴巴边放,成功的让他五官乱飞,幸亏小雌性不知道,否则要丢狼脸了。

    吥,苦东西。

    哪里有砖他去搬,生火弄灶样样都可以。

    将咕咕兽用爪子一分为二,洒了一点点盐,在将一些野菜作为腌制放了上去。

    最后再用两张巨大的叶子包上,用泥巴把它全部围着,丢进火里面。

    考虑到雄性的饭量比较大,另外一个锅里,接来煮咕咕兽野菜蛋汤//又特意的煮了两颗咕咕兽的鸡蛋。

    在石板上放上昨天剩的肥肉,切成薄块,煎出油来。

    狼弃蹲在旁边,一边学习,一边望着好像在发光的小雌性,真不知道小雌性的脑袋是怎么长,总是能拿出各种各样的惊喜,太让兽震惊。

    肥肉煎好之后,油就出来了,丁月将准备好的野菜放在石板上开始炒了起来,很快空气又弥漫起一股香味。

    躲在树后面的大块头兽人,还有厚着脸皮在河边走来走去,装做不在意的兽人……

    狼弃看直摇头,突然间不认识这一群大馋兽。

    众兽人:要不是你动作快,怎么会做饭的小雌性,他们早就不顾一切追求了。

    为什么没来挑战他?原因是打不过,压根打不过。

    兽神啊,他们也好想吃。

    丁月选择在河边野炊,也是想将咕咕兽/蛋能吃,告诉他们。

    残忍的寒季里面多一份生存保障,更何况兽人们都在为部落里面贡献一份力量,不停歇的挖红薯。

    “阿弃,能将河里面的鱼捉几条上来。”

    狼弃:又是他没有听说过的东西?他往河边望了过去,河里只有傻刺刺鱼。

    他脸色一变:“不能吃,会死兽的。”

    作为一个在小说里面“懂”的人,丁月自然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害怕鱼,恐怕又是相见不会吃的原因。

    “是不是有兽人吃了被卡住而去见了兽神。”丁月翻转的野菜问道。

    “嗯。”

    周围偷听的兽人们脸上也呈现了不同程度的恐惧,这刺刺兽真的不能吃,又难吃,有毒。

    “其实刺刺兽跟咕咕兽一样可以吃,你们以前是不是整条鱼都吃了,连它身上的刺。

    更加重要的是刺刺兽身上涂抹盐之后,在接受阳光的暴晒,可以储存到寒季。”

    众兽:(#?Д?),脸上充满了疑惑。

    狼弃虽有疑惑,但总需要试一试,旁边的兽人一听到能储存寒季,直接下河将河里面的刺刺兽。一下子扔了好几条上岸。

    每一条都有胳膊那么长,大腿根那么粗。

    好肥的鱼。

    狼弃看了看旁边嗷嗷待吃的兽人们,“等一下自己再去抓一些咕咕兽,咕咕蛋回来。”

    他们现在做的,只够他与小雌性两只兽吃。

    其他兽人脸上露出憨憨的笑。

    菜炒好后,丁月腾出手来想要示范一下如何将一条鱼处理的干干净净?

    狼弃直接接下了这个杀鱼的任务。

    众兽人看着跳的凶的鱼被一棒子敲晕,紧接着,他们的老大伸出爪子把鱼的硬皮两个面都刮了,再用爪子将鱼从肚子那里一分为二,肚子里面的东西清空。

    快要成功的时候,力气太大了,将那个苦胆弄破了。

    偷偷摸摸尝过苦胆的狼弃:失败了。

    再来一次,丁月一边指导狼弃一边说起处理鱼的要点。

    春向来就是个急性子,今天来找月玩的时候有找到兽影,终于在河边看到她跟老大准备做“汤”,要求两个伴侣也准备好吃的,吃一样的。

    要不是春的雄性拦着,春一下子就跳进河里面捉刺刺兽了。

    当然,她喜欢跟着月学,觉得月是一只聪明的小雌性,在她的眼神的威胁下,一棒子敲刺刺兽结果没敲晕,直接将刺刺兽敲进了河里面,差一点就摔倒。

    她刚刚听的可清楚,为了吃,只好无奈的将这么好玩的游戏交给雄性兽人,等他们去打猎的时候,自己偷偷的玩。

    除了春,还有一些兽人也有模有样的照学,有第一次成功的把刺刺兽处理好的兽人,但也有弄好几次把刺刺兽弄好几个洞的兽人。

    丁月让狼弃关于用一根大棍子穿了起来,做一个旋转的支架,将鱼架在两边,来烤鱼。

    “等一下,我先吃。”

    狼弃望着五花大绑的刺刺兽,万一刺刺兽真的有毒的话,小雌性的身体没有雄性的身体比较能扛,有毒的遭不住。

    他们的部落里面没有巫医,到时候就危险了。

    看来他们部落需要去请一只巫医来部落里,狼弃眸光微动。

    丁月将好好的野菜端在了烤鱼的架旁,“来,张嘴吃一口尝尝。”

    让他感受一下来自野菜的魅力。

    难道他们雄性拉便便的时候,都不会堵?

    狼弃眼睛一闭,直接吃了好大一口,感觉味道没有煲汤的肉好吃,吃起来也很奇怪。

    “下一次咱们吃肉。”

    显然,他对这野菜并不怎么喜欢,也不厌恶。

    丁月也尝了一口,这野生的大野菜又鲜又脆,虽然有点微苦,但口感好极了。

    她坏坏的一笑,垫着脚俯身靠近他:“多吃野菜,可以?*?*?”

    狼弃脸色古怪,小雌性怎么扯到这个上面去?

    丁月忘记了兽人们的耳朵都比较敏感。他们两个的悄悄话也被这群兽人们听得清清楚楚,雌性兽人她们想吃,她们一直有这个烦恼,多吃野菜可以这样。

    还有一些狂爱吃肉的兽人忍不住把目光望向了丁月端的野菜上。

    后来丁月被问到了什么野菜可以吃?缓解通?*?*。整个兽都不好。

    喜欢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请大家收藏: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