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后。www.kongwangge.com

    丁月看着自己生下的六只哈基米,小心脏都为他们着迷,长的又乖又萌。

    这个世界里面的雌性幼崽跟雄性幼崽,并没有像其他世界里面一样,分开生。

    四个雄崽崽,两个雌崽崽。

    对于生下的三只小猪猪,丁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看着他们哼哼唧唧的来找自己,就忍不住心软。

    一样是她的乖崽崽。

    妈妈好爱。

    狼弃在门外叹了一口气,洗着幼崽的尿布,作为一个阿父,当初想要好好的对待幼崽们。

    现在他能不能向兽神提出后悔,他同样也在经历被自己小雌性忽视这一关。

    这让受到自己雌性宠爱的自己,心里面酸酸的,看自己的伴侣的眼神,也幽怨委屈。

    狼有好大的委屈,但也不说。

    几个月的崽子又爱闹又皮,经常闹腾的不得了,特别是夜晚。

    被闹醒的狼默默的叼着他们走开去哄,生怕打扰到自己雌性睡觉。

    “别闹。”

    丁月又看着最大的幼崽狼川,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又开始跑酷了。

    “狼川,狼云,狼千,狼安,丁贝,丁玉……”

    六只幼崽疯狂的从洞穴里面跑了出来,开始围着洞穴周边跑酷,对着咕咕兽发动攻击。

    “嗷呜。”

    “嗷呜。”

    “唧唧——”

    两种不同尖锐的高音响起。

    烦躁的丁妈妈立刻叉着腰:“阿弃,快管管你的崽。”

    每到这个时候,狼爸爸也黑着脸,当这几个雄崽狠狠的抓住,又抓住了两个小雌崽。

    在教学上面,狼爸爸虽然都是一视同仁的,逮着他们六个去面壁。

    这几个月从开始的开心,直到他们会跑会跳,会叫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乱了。

    没有谁告诉他们养幼崽是如此的闹腾,平常看起来很乖的幼崽,都是有两面性的。

    “好了,月别气。”狼弃教训幼崽后,趁着他们面壁的时候,拉着丁月来到了洞穴的旁边,打开了竹筐。

    顿时愣在了原地:……

    他采的花呢?

    那么一大朵漂亮的红色花呢?

    目光落在了几个面壁的崽子身上,里面更加的委屈了,这几个崽子实在太气狼了。

    “月…我……”

    他的声音可委屈了,这不仅是花不见的委屈,而是自己的伴侣在没有意识到忽略自己的委屈。

    丁月从他带着自己来到洞穴的旁边,看到竹筐的时候,看着自己伴侣小心翼翼,期待的样子。

    瞬间就有一点难受,不应该这样的。

    看到竹筐里面什么都没有,尤其是自己伴侣看幼崽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了照顾幼崽,忽略了自己的伴侣。

    她踮着脚向他抱着,在他的耳边贴近:“对不起,我亲爱的狼,为了幼崽,忽略生活中可爱的你。”

    她的声音很低沉,还有一点愧疚。

    回想到伴侣经常有点失望的眼神,心里更加的难受,眼眶都红了起来。

    狼向来比较好哄,注意到伴侣的情绪之后,自己的伴侣抱在了怀中,嗅着她颈部的味道。

    “狼没有伤心。”

    他现在心里面暖暖,自己的伴侣并没有忽略掉自己,现在也注意到了自己。

    小幼崽们依旧不能跟自己比。

    自己才是伴侣心中最特殊的一只狼。

    “啪啪啪!!!”

    “阿母,阿父,我也要抱抱。”

    几个幼崽不知道何时从面壁转的过来,偷偷摸摸的看他们,直到其中的幼崽的声音响起。

    两个成年的兽人默默的望了对方一眼,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六个幼崽快速的跑了过来,快要到的时候放慢了脚步,才慢慢跑过去。

    三个抱住了丁月,另外三个抱住了狼弃。

    ……

    在他们这一对不成熟的父母养崽的时候,团子带着他身边的黑团子回来了。

    黑团子还是一脸成熟稳重,白团子一脸傲娇。

    团子看到这么多幼崽的时候,兴奋的围着他们转,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

    几个幼崽立刻围上了黑团子跟白团子,相互抱着打闹了起来,团子从一个幼崽的手里到了,另外一个幼崽的手里。

    经历了一番波折之后,团子默默的被黑团子带飞到空中。

    小孩子什么的,还是懂事了才好玩。

    丁月看到他这一副囧样,要的不得了。

    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这带娃可不是谁都能带的,她和自己的兽夫小日子过的鸡飞狗跳的。

    家里面的幼崽她严他慈,等再长大一点的时候,狼弃心中的治愈好了,恐怕就会腾出手来,狠狠的教导这群幼崽的生存技能。

    现在他们奶乎乎的,依旧是狼父亲的宝贝崽们,多半都特别的宠。

    团子这一次也带来了特别多的东西,六颗洗髓丸。

    丁月还打算等着长大了再喂给他们,结果团子可骄傲,这可是他练的,没有作用的神级洗髓丸。

    六个幼崽正好一个兽一颗,他这个当姥爷的可大方了,是吧,闺女。

    丁月:……

    这一回,黑团子紧紧的跟在团子的身边,又被团子嫌弃的推开,又紧紧的贴在一起,又被推开。

    “你这个样子,怎么好意思当主神?”

    “嗯。”

    “跟你说话呢,嗯啥?”

    “嗯嗯。”

    团子立刻跟自己的宿主说了一声再见,他可是事业团子,绝对不会轻易的踏上结婚之门。

    黑团子进跟着他而去。

    丁月捂住了嘴巴。

    小说中的主角竟然在自己的身边,软萌傲娇团子vs高冷哑巴主神。

    向来不会说话哑巴都是很难追妻,她感慨了一句,又发现了幼崽将自己的衣服弄脏了。

    算了,养幼崽怎么样都是养,就干脆放养吧。

    一样能长的健健康康的。

    狼弃心里面想好好的照顾好幼崽,从一开始的特别激.情,很激.情,激.情到后来的慢慢的面无表情。

    月也没有想到她的话,成了黑团子追白团子的概括词。

    “啊!!!”

    年轻老父亲感觉苍老了几岁,丁月望过去,真是辛苦了自家的狼,小幼崽们又跟咕咕兽打了起来。

    看起来还占上风。

    被欺负的咕咕兽:家兽们,千万要忍住,反击厉害就会丢兽命。

    喜欢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请大家收藏:远古娇娇:流浪兽夫在.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