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了?刘大双觉得脑袋里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可身上的血也有点沸腾,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好像有点早啊,莫非这个时代人都发育的早,刘大双可是清楚记得上一世是小学快毕业时,看了一部电影,一下子被女主角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做梦梦见好几回,而且总是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从那以后,眼睛老喜欢偷偷瞄几个漂亮的女同学。

    “两位请坐下喝茶。”中年男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客气地让坐。

    刘玉虎多谢一声坐下了,刘大双却有点魂不守舍,不小心碰的椅子乱响。

    “这怎么了?老子纵横四海也没打过奔儿,现在怎么手脚不听使唤了?”刘大双心里琢磨着,又偷偷瞄一眼小女孩,只见小女孩脸上带着挪瑜的微笑,正一眼不眨地望着他。

    “糗大了,被一个小女孩鄙视了!”刘大双大哭一场的心都有。

    “呵呵!小兄弟别着急,慢着点。”中年男人以为刘大双有点紧张,温和地安慰着。

    待双方坐定,中年男人说:“鄙人姓姚,名平治,忝为这家店铺的大掌柜的,还未请教二位贵客来自何处?”

    文绉绉的,像个秀才,刘玉虎的第一印象,听到姚平治的询问,连忙拱拱手回道:“俺们爷俩儿是靖安来的,我叫刘玉虎,我儿子叫刘大双。”

    “原来是刘掌柜的,久仰!久……”,话没说完,小女孩推着他的肩膀说:“你还没介绍人家哪?”

    姚平治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后便是满脸歉意,笑呵呵地说:“这是小女雯雯,平时缺乏管教,让两位见笑了。”

    “不碍事,不碍事。”刘玉虎连连摇手。

    “姚某有一事不明,要请教一下刘掌柜的,二位拿来的首饰盒和梳子究竟是什么料的?我看着可不像象牙和宝石。特别是这木梳齿,带着弹性,稍稍弯曲一下也没事,要是宝石早断了。”

    刘玉虎不敢乱说,又有了一种踹刘大双两脚的感觉,这谎越扯越远,没法圆了。于是转头对刘大双说:“大双,你给大掌柜的说道说道。”

    刘大双连忙一拱手,看着姚大掌柜的说话斯文,肯定是读书人,应该也喜欢知书达礼的人,于是也文绉绉地说:“大掌柜的在上,容在下禀明,吾等乃靖安人士,世代耕田为生,温饱尚可。小子本欲明年开蒙,奈何家无余资,恰一亲戚经商路过,云此物件乃西洋新兴之物,嘱吾售卖以筹就读之资。”

    拽了这么一段,刘大双也觉得挺辛苦,总算没忘了当年高中语文课本的古汉语。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姚平治抚掌叫好,又转身对着女儿说:“看看这位小哥儿,为读书自己筹措学资,你倒好,家中请了先生还不好好读书。”

    雯雯对着刘大双做个鬼脸,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有点不服气的样子。

    “好,就冲你这份志气,货我全收了!”姚平治的性格还真被刘大双猜中了,他真的喜欢谈吐文雅,举止文明的读书人,听刘大双一讲,为了读书才来售卖东西,而且这东西他也看好了,特别是他的掌上明珠小女儿喜欢这两样东西,所以对刘大双好感大升。

    “禀告大掌柜的,贵店如欲售卖,稍待几日,待货发至。”刘大双嘴有点瓢了,这文言文还一下改不过来了。

    “需待几日?”

    “首饰盒二十个,木梳一百个,腊月初十之前送到贵店。”总算正常说人话了。

    “好,这两件小女喜欢的不得了,不知可否割爱?”姚斌仍然是一脸温和的笑。

    刘大双听说小姑娘喜欢,脑子一抽,热血上涌,话语脱口而出。

    “既然雯雯姑娘喜欢,就送给姑娘好了!”

    “不可,不可!”姚大掌柜连连摇头,脸上却带着笑。

    ……

    从店里出来,天快黑了,现在赶回去肯定是不行了。

    生意做的顺,刘玉虎心里高兴,找个小摊,叫了四碗羊杂汤,就着家里带的玉米饼子吃了个肚儿圆。

    好的旅店刘玉虎不舍得住,还是来到了城西的大车店。

    刘大双上一世听说过大车店,但真没住过,多少带着点好奇。

    可一进去就后悔了。

    进了大车店的大门,有伙计迎上来,把车停好,牛卸了套牵去后院喂草料。

    院子好大,靠北面一排平房,院里停了好多车,有空车,也有装满货的。

    说白了,大车店就是给南来北往的客商捉供个廉价的人和牲口歇息的地方。

    住人的地方就是那一排平房,房间细长细长的,有一般人家几间房那么长,中间支着几排木柱子。一个长长的大通炕从东到西。

    所有人都睡在这铺炕上,屋里面很暖和,炕也烧得热热的。

    找个空地方,刘玉虎招呼几个人把被子一放,脱鞋上炕睡了。

    刘大双怎么也睡不着,汗馊味,脚臭味,旱烟味,烧酒味充斥着整个房间,说梦话的,打呼噜的,磨牙的,放屁的此起彼伏,没个间歌。

    刘玉虎和刘大海,加上孟远光可没那么多不适应,一躺下就呼呼大睡。

    刘大双翻来覆去好久,心里发了誓,以后不管有钱没钱,坚决不住大车店。

    天刚刚蒙蒙亮,几个人在店里喝了几碗热粥,结算了店钱,驾着牛车回靖安。

    这一趟赚了二十多两银子,后面的事也全落实了,几个人都是一脸兴奋。

    回去的路似乎快很多,今天也没风,坐在车上也不是太冷,初升的太阳照在身上,似乎带着一点点暖意。

    走着走着,牛车停下了。

    刘大双往前一看,心里格登一下。

    三个骑马的人一字排开,横在路上,正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刘玉虎跳下车,抱拳说道:“几位好汉,不知道有何指教?”

    中间的是个刀疤脸,看样子是领头的,手中钢刀一横,恶声恶气地说:“老子们是劫道的,废话少说,钱拿出来,饶你们一条小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