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军田庄台下游的阵地,现在乱成一团。www.fangshengge.com

    这已经不像是两支军队在厮杀,简直就是街上混混打架一样了。

    个子小小的东瀛军,一个个像打足了气的汽球,上窜下跳,拳打脚踢,急了还用嘴咬。

    正常人冲锋了八百多米,怎么的也要喘口气,歇歇吧!

    可吃了大力丸的东瀛军一点要喘气歇歇的意思都没有,上来就下死手。

    要说吃药,其实列强国家的军队都吃,二天不用睡,力大无穷,受伤不痛,谁不喜欢这样的士兵啊!

    刘大双知道大力丸的成分,也能够生产。

    但他不会给士兵们服用,他不希望他的士兵就是一群杀戮机器,用完即弃。

    做不到大将军的心黑手辣,有妇人之仁,真的下不了那样的决心。

    北洋军人高马大的,可偏偏打不过矮矮的东瀛军。

    眼看着东瀛军跟野兽一样,一个一个放倒了北洋军,局面开始朝有利于东瀛军方向转化。

    北洋军出现了慌乱,本来这么多年就是怕西洋怕东洋,心里有个阴影。

    现在东瀛军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真的让他们有点畏惧了。

    这个时候,只要有几个人胆子一小,转身逃跑,整个北洋军就溃败了。

    迫击炮仍旧一声接一声密集的发射着。

    二百保安军炮兵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半蹲着,目视前方,把一发又一发炮弹塞入炮口。

    密击的炮弹连成一片炸开,把河滩上正在冲锋的东瀛军一片一片带走,形成了一个一个空白。

    这是保安军平时训练带来的效果。

    刘大双做报告时,经常义正辞严的告诫保安军官兵,要“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在战场上能够做到,“排炮不动,才是好兵”。

    当然,他训话可以,自已真做不到。所以,他从来不敢上战场。

    现在这二百炮兵就是牢记刘大双的讲话精神,排炮不动。

    但是,这二百炮兵的“排炮不动”,今天起了稳定军心的关键作用。

    密集的炮火也阻击了东瀛军的进一步进攻。

    他们那种沉着冷静,毫无畏惧的一举一动,也让有点慌乱的北洋军冷静下来,心里的一点点小怕也没有了。

    “你丫的,敢咬老子,老子弄死你!”一个北洋士兵大声骂着,双手一用力,把个东瀛军士兵抡起来了,像个风车一样,转了一圈,重重的摔在地上。

    另外一个已经挨了一刺刀的北洋军士兵也是猛地张开双手,死死地抱住一个东瀛军士兵。

    “老张,弄死他!”他用尽全身力气喊着。

    ……

    双方都开始拼命了,沒有什么技巧,纯粹的一命换一命。

    你的刺刀扎来,我连躲闪都不躲,也是顺势一刺刀扎过去。

    不就是一条命嘛!谁怕谁?

    北洋军士兵也是个个急眼了,个个开始拼命。

    这一下,本来有点混乱的局面稳定了。

    双方都是恶狠狠地,谁也不肯退一步。

    一个个士兵倒下,一滩滩鲜血把阵地都染红了。

    北洋军的炮声又隆隆响起,这回却是对着辽河左面的东瀛军阵地开始轰击。

    瞬间,东瀛军阵地上烟尘滚滚,火光冲天,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了。

    蕲云鹏派出的一个营的预备队也赶到了。

    这可是生力军,休息了两天了,体力精神都是处于最佳状态。

    远的枪射,近的刀刺,一下子就冲上了阵地。

    坚守阵地的北洋军现在是信心大增,一个个也来劲了,拳打脚踢,枪砸刀刺,能用的东西都往东瀛军身上招呼。

    远处观战的徐树铮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这场战斗必胜无疑。

    一向自负的他,第一次真真正正佩服东北那个年轻人。

    人家这保安军训练的,无论是北洋军还是东瀛军,都没法比。

    刚才北洋军阵地被突破的几分钟时间里,他清楚的看到,保安军二百炮兵无丝毫慌乱,迫击炮一直在有节奏的射击着,成功消灭了后继冲上来的东瀛军。

    可以这样说,没有这二百保安军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田庄台下游这段防线,今天大概率失守了。

    至于后果,他都不敢想像。

    其实,他心里有一丝丝侥幸,差一点,他就重蹈覆辙,如同二十年前的清军一样,一败涂地。

    更让他奇怪的是,关键时刻,东瀛军的火炮全哑了。

    两军炮战,真的是自己的炮兵这么神勇,把东瀛军火炮全端了?

    是天意还是幸运?

    徐树铮都想不明白。

    但他可是一员虎将,根据现在的战场形势,马上做出判断,应该反击了,来一场大胜。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心中豪气干云,不由得吟诵出一首唐诗。

    差不多中午时分,他接到了徐世昌转来的刘大双的电报。

    “田庄台东瀛军军需仓库已被炸,敌酋已无补给,将军可相机行事!”

    徐树铮恍然大悟,今天的胜利不是侥幸,是人家刘大双暗中相助啊!

    靠,人家把路都铺好了,我还想啥。

    “通知两个师长,马上过来开会!”

    他要搞把大的,以少胜多,吃掉对面几万东瀛军。

    这一下,本来有点混乱的局面稳定了。

    双方都是恶狠狠地,谁也不肯退一步。

    一个个士兵倒下,一滩滩鲜血把阵地都染红了。

    北洋军的炮声又隆隆响起,这回却是对着辽河左面的东瀛军阵地开始轰击。

    瞬间,东瀛军阵地上烟尘滚滚,火光冲天,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了。

    蕲云鹏派出的一个营的预备队也赶到了。

    这可是生力军,休息了两天了,体力精神都是处于最佳状态。

    远的枪射,近的刀刺,一下子就冲上了阵地。

    坚守阵地的北洋军现在是信心大增,一个个也来劲了,拳打脚踢,枪砸刀刺,能用的东西都往东瀛军身上招呼。

    远处观战的徐树铮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这场战斗必胜无疑。

    一向自负的他,第一次真真正正佩服东北那个年轻人。

    人家这保安军训练的,无论是北洋军还是东瀛军,都没法比。

    刚才北洋军阵地被突破的几分钟时间里,他清楚的看到,保安军二百炮兵无丝毫慌乱,迫击炮一直在有节奏的射击着,成功消灭了后继冲上来的东瀛军。

    可以这样说,没有这二百保安军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田庄台下游这段防线,今天大概率失守了。

    至于后果,他都不敢想像。

    其实,他心里有一丝丝侥幸,差一点,他就重蹈覆辙,如同二十年前的清军一样,一败涂地。

    更让他奇怪的是,关键时刻,东瀛军的火炮全哑了。

    两军炮战,真的是自己的炮兵这么神勇,把东瀛军火炮全端了?

    是天意还是幸运?

    徐树铮都想不明白。

    但他可是一员虎将,根据现在的战场形势,马上做出判断,应该反击了,来一场大胜。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心中豪气干云,不由得吟诵出一首唐诗。

    差不多中午时分,他接到了徐世昌转来的刘大双的电报。

    “田庄台东瀛军军需仓库已被炸,敌酋已无补给,将军可相机行事!”

    徐树铮恍然大悟,今天的胜利不是侥幸,是人家刘大双暗中相助啊!

    靠,人家把路都铺好了,我还想啥。

    “通知两个师长,马上过来开会!”

    他要搞把大的,以少胜多,吃掉对面几万东瀛军。

    这一下,本来有点混乱的局面稳定了。

    双方都是恶狠狠地,谁也不肯退一步。

    一个个士兵倒下,一滩滩鲜血把阵地都染红了。

    北洋军的炮声又隆隆响起,这回却是对着辽河左面的东瀛军阵地开始轰击。

    瞬间,东瀛军阵地上烟尘滚滚,火光冲天,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了。

    蕲云鹏派出的一个营的预备队也赶到了。

    这可是生力军,休息了两天了,体力精神都是处于最佳状态。

    远的枪射,近的刀刺,一下子就冲上了阵地。

    坚守阵地的北洋军现在是信心大增,一个个也来劲了,拳打脚踢,枪砸刀刺,能用的东西都往东瀛军身上招呼。

    远处观战的徐树铮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这场战斗必胜无疑。

    一向自负的他,第一次真真正正佩服东北那个年轻人。

    人家这保安军训练的,无论是北洋军还是东瀛军,都没法比。

    刚才北洋军阵地被突破的几分钟时间里,他清楚的看到,保安军二百炮兵无丝毫慌乱,迫击炮一直在有节奏的射击着,成功消灭了后继冲上来的东瀛军。

    可以这样说,没有这二百保安军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田庄台下游这段防线,今天大概率失守了。

    至于后果,他都不敢想像。

    其实,他心里有一丝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