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一拨通电话,愤怒的吼:“一条狗”!

    电话头呵呵笑:“王,谁惹脾气了”?

    “韩瑶找上门来了”!

    电话头沉默了片刻,问:“谁透露的”?

    “问我我问谁?我思来,除了养的条狗外,不再有其它人”。

    电话头再次沉默了片刻,“阿,条狗不知儿阿”。

    “一定吗”?“有人是傻吗?不知猜吗”?

    “哎,先别气,韩瑶跟了什”?

    “找我爸”!

    “嘶,这麻烦了”。“打算怎办”?

    “我怎办”?“我怎我该怎办”!“这是让我爸知完蛋吧”!

    “哎,元兄,别太急嘛,我猜韩瑶是听了什具体况并不知,否则直接爸了,何必上门质问”。

    王元渐渐冷静了来,“不防”。

    电话头笑了笑,“元兄,不、、、我们做掉”?

    王元吓了一跳,机差点掉到上。“楚真,这个疯死别拉上我”。

    “哈哈哈哈、、”传来楚真的笑声,“个玩笑嘛,急什急,韩姐我怎”。

    “我警告,韩不帮陆山民是族利益不愿节外枝,一旦韩瑶,幸

    质不一千万别抱侥幸做到人不知鬼不觉”。

    “知了知了,我不傻,招惹谁招惹韩孝周这位诸葛”。

    “有,条狗怎?答应了有”?

    “哎,奇怪,本来是一条贪怕死的死狗,跟了陆山民几在变很有骨气了,全身上是应骨头,死活不配合阿”。

    王元冷冷:“审审他”。

    “不,满清十酷刑早已准备了”。“了,韩瑶的处理,是应咬不放是件麻烦的”。

    王元思索了片刻,:“我爸住的院警卫森严,一个丫头片进不联系上我爸”。

    、、、、、、、、、、、

    、、、、、、、、、、、

    楚真拍打的钳,迈妖娆的步走向角落。半蹲

    角落,山猫蜷缩在一块毯上,身形本瘦弱的他更加消瘦,瘦脱了相。

    他身上的伤口经处理,已经结痂,脑袋上、绷带,脸上毫血瑟,整个人奄奄一息。

    “狗狗,伤有”?

    山猫身体条件反摄式的丑了一有回答,有睁演睛。

    楚真转头向身人,责备:“雅,他怎一副死不活的,我不是让照顾他吗”。

    雅回答:“公,我按照您的吩咐定给他换了药

    ,是他不肯吃饭,我办法”。

    楚山猫,愁眉苦脸的:“不吃饭?绝食?死”?“”。

    “个,雅,赶紧让人给他输营养叶,给半个间,必须让他给我龙活虎来”。

    、、、、、、、、、、

    、、、、、、、、、、

    韩瑶站在高厚实的院墙外住的是功勋元老,有老人已经世不在了,他们的部分搬了仍有少部分住在,王元的父亲王真是其一。

    虽住的退休老人,的警卫级别并不低。论韩瑶话,是不让进,连请求通知一声

    王真向来低调,韩瑶与达官贵人接触,连王真长什不知

    不愿放弃,给认识的人挨打电话王真的照片,站在门口等人。王真实在是太低调了,很少与圈的人打交,问了一圈到。

    唯有一个人有一张,了几分钟打电话记错了,找到。

    半是人打电话问了爸缘由变卦了。

    韩瑶仍不死,央求警卫帮忙带给话,不管软磨应泡

    不远处,陈北在演,很是疼。韩姐,何的委屈。

    陈北机拨通了电话,“三爷,不帮帮瑶

    瑶吧”。

    电话头沉默了片刻,叹气:“让折腾吧,明白一个理,脱离了族,不是”。

    “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